从全职管家到一人一职,这种模式或成为浙江民宿抱团经营的新招

从全职管家到一人一职,这种模式或成为浙江民宿抱团经营的新招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叶晨

前不久,德清县莫梵民宿的主人沈蒋荣被选为莫干山镇仙潭村村支部书记,在别人看来,这分明是一件喜事(www.fldq.com.cn)。沈蒋荣却觉得有点“烦恼”。

一来,他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二来,他要忙村支部的工作,民宿怎么办?何况今年遇到疫情影响,生意惨淡很多,直到4月他们才陆陆续续迎来了周边游的客人。

沈蒋荣头疼的时候,莫梵民宿管家佳佳(化名)也在头疼。

从2017年6月正式入职至今,她已经在莫梵民宿工作了近3年。此前,她还在裸心谷前厅部担任了3年的前台商品部主管,算得上是一线民宿管家了。

“入行到现在,都没遇到过像疫情期间这样惨淡的经营情况。”佳佳告诉钱报记者,“这次不同以往,我们也曾因为外贸萎缩的影响,导致私企的度假订单比往年少了许多。可后来我们还是一手靠推出优惠,另一手在民宿活动体验上增加针对公司团队的内容,吸引了一批新客人,结束了经营的冷淡期。可眼下疫情影响的不仅是民宿的接待,也消磨着游客的出行信心,这是民宿内部无法解决的。”

目前浙江的民宿已经超过了16000家,由于疫情影响游客减少,部分民宿已经选择了歇业甚至裁员,以缩减人力成本开支。

那么莫梵也减人员?沈蒋荣觉得不行——谁能保证疫情结束后游客不会井喷,到时该去哪找经验老道又有向心力的民宿管家。

但工资难免会有缩水。佳佳说:“2至3月,因为民宿基本歇业,管家领的是基本工资,上班的则有另外补助;从4月1日起,我们管家算正式上班了,有正常的工资发放了。”

此前有另一家莫干山民宿的管家也找钱报记者诉苦:“近两个月工资到手还不足2000元,去年县城里买了房子,房贷都不够。爱人劝我换工作,愁的是,我的本行是酒店管理,现在想连换工作都难。”

至于莫梵的具体工资是多少,佳佳没细说。总之,他们的民宿管家都被挽留下来了。

接下来改思考的是如何运营的问题——莫梵一共有四栋楼,等同于四间功能齐全的民宿,眼下作为主心骨的民宿主需要忙别的了,民宿的统筹经营怎么办?

沈蒋荣和佳佳等几位管家开了个会,决定明确分工。

↑民宿管家佳佳(一排左)

“之前有民宿主管理驻店管家,而4月开始,管家们开始任务分工管理,我也从之前单一的驻店管家转型成了驻店管家和运营销售复合形式的管家。”佳佳介绍,“现在,莫梵有一位管家负责微信公众号平台的运营,另一位负责管家的考勤和摄影拍照,还有一位管家负责阿姨的工作调配和自媒体软件的运营。我个人比较擅长文字类的工作,所以就负责了文字宣传这部分的工作。”

佳佳觉得这样的管理模式更加明确一些,而且权责更加清晰、处理环节也更加直接,效率会比之前提高很多。“现在因为疫情,有的民宿主已经转移事业重心,为了避免出现‘甩手掌柜’使得民宿运营无人拍板的情况,我觉得优化团队分工会是中小型民宿需要学习的新知识。”

沈蒋荣则觉得,在疫情背景下,这样的模式似乎也有推广的空间,并且有机会成为一些群居型中小民宿集体抱团破题的方式。

长期以来,浙江民宿都是个体投资为主,因为民宿主所擅长的不同,这才构成了不同民宿个性化的优势,比如有的民宿主善于设计,有的则善于将文化元素融入民宿,有的人际关系较广泛,有的则擅长烹饪美食。但面对疫情的影响,可能光凭一项技能打动游客是不够的。

“莫干山民宿分布较密集,有的村子有十几家民宿,面对现在的疫情,我觉得他们可以尝试通过股权分置进行合并,然后分工到户,并且将各家民宿的品牌推销、人力配置、体验类产品进行优化,这样也有利于分担风险,同时更好地发挥各自擅长的项目。”

公司名称:安徽雅思诺流体控制系统有限公司